聽見作家的聲音

〈寂寞〉、〈無關風與月,只是愛花人〉
YouTube 影片:
丘秀芷 - 2011
丘秀芷 〈寂寞〉 還是寂寞好。 人多的時候,碰到張三,說張三想聽的話;碰到李四,必須聽李四高談濶論。 愈閉鎖,愈走不進人群。不得不在人群中時,常只有木訥不語,因為一開口,會說些別人和自己都不喜歡的話來。 最多和一二知己聊天。但是他們都忙!等他們有空,我不一定有空。和知己之交,真是淡如水,有時三四年碰不到一次面。 已經習慣獨自一個人!其實也不是「獨自」。晚上孩子們會回來,他們會爭吵、耍賴、作怪,但也沒多少時間,升學主義把他們逼到各種的方程式、圖解、文字中。 年少時,曾因貧窮,和書絕斷一些時日。「三日不讀書」不是面目可憎不可憎的問題,而是倉皇、無助、空茫。何況那失學的日子,有整整四年。賣過雜貨、菜,拿過鋤頭,做飯、帶小孩、管帳、採買……。幸好後來復學,才尋回鵠的。 事隔多年後,辭掉教職,仍然得帶小孩,卻是自己的,得做飯,為自己的孩子做!進雜貨店,身分改了!去菜市場,可以自由支配意志,帳?懶得記了!自己大略量入為出就行。 多出來的時間,只有珍惜。補回過去的「空白」!和古人「交談」中,每每昇起一縷幸福感,南面王而不易也!尤其喜歡看冷僻的書,讀此類書,有如採礦。 聽音樂也不錯!柴可夫斯基、貝多芬、海頓、馬水龍、王正平、斯義桂、馬里奧蘭沙、卡拉絲、瑪麗安安德遜,甚至席靜婷、潘秀瓊、蔡琴、費玉清都成為客廳常客。寂寞時,什麼都包容。連喜多郎─日本人都包容。 唱唱歌吧!如果連自己的聲音都不欣賞,豈不更寂寞?如果連歌都不唱,聲帶豈不真的要生銹?「常常在靜夜裡」、「白髮吟」、「榮耀頌」、「快樂頌」、「楊基小子」、「夢駝鈴」、「送你一把泥土」、「回娘家」……想到什麼就唱什麼,學過多少首歌?忘了!有的歌詞也忘了,沒關係,旋律永遠不忘!隨便哼哼,也很好! 有時候什麼事都不做,就冥想!能有時間想,是種福氣,也是一面鏡子,可以好好照一照自己的心性行止!能使自己不在紛擾世事中丟失自己。 還是寂寞好! 節錄自〈寂寞〉,《開放的心靈》,晨星出版社,1985年9月。 〈無關風與月,只是愛花人〉 喜歡插花瓣乾淨俐落的花,不喜歡碎細的。在我的感覺:碎細的花,要整大片整大片。或摻和在原野上,才有整體美,但若單一的、少數的,就不好看了! 幸好我只在家中插花,從不「好為人師」教別人,所以我的「自然派」也罷,愛插「乾淨俐落」花也好,這些偏見礙不著別人。反正自己插花、自家欣賞、自己得意!幸好家裡其他成員沒有任何意見,任由我在這方面當「一家之主」。 我愛花木,卻不傷花落,也不悲葉枯。不是沒有感情,而是把花開花落、木榮木枯都看成自然現象,也就不會悲哀。 節錄自〈無關風與月,只是愛花人〉,《留白天地寬》,光復書局,1987年4月。
回上一頁
台北市文化局標誌

Copyright © 2016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 版權所有|版權聲明
電話:02-27208889 信箱:tpocl.mail@gmail.com 
地址:11008 臺北市信義區市府路一號四樓東北區

.總瀏覽人數:3981243
.更新日期:2018-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