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作家的聲音

〈星夜的質疑〉、〈下棋與下田〉
YouTube 影片:
詹澈 - 2011
詹澈 〈星夜的質疑〉 雲連城般拱出山的輪廓 又緩緩把夕陽壓下 餘暉斜睨空谷岩壁 從紫金向後褪換成灰黑的斷崖 (我坐在西瓜寮門口 用髮梢猜測黑夜濃度) 雲以耳語向風說明 黑夜不似全面急速籠罩 剛開始只是一點墨汁潰散 從山谷深處綻放 轉身向出海口緩緩走去 越過海岬 在另一個島的燈塔亮時 黑夜正式在那兒站定 向四周撒下密網 零碎的星芒 像網邊銳利的尖刺 (我坐在西瓜寮門口 用肩膀感覺露水重量 用眼眸磁引燈塔和星) 雖然黑已吞噬了夜 但燈塔和星如鯁在喉 夜正在喘息 我聽到數哩外 潮汐起伏著月牙 (坐在西瓜寮門口 肩膀垂下露水很重 思潮弄濕髮梢 ──我是不是應該參加 明天的遊行 財團和農民都同時要求 公地放領農地自由買賣 演講時要不要重複說明 GATT和資本主義 遊行的車輛 到底該懸掛什麼旗子) 我問風 風去問雲 而雲已藏在黑夜的大衣裡 我向黑夜質疑 黑夜脫掉她的大衣 黑夜裸露的告訴我 等待黎明吧 而黎明已在瞳孔四周翻白 〈星夜的質疑〉,《中國時報‧人間副刊》,1995年4月。 〈下棋與下田〉 那兩棵樹直直站著要伸向明天 而樹影略彎卻是昨天的樣子 彷彿只有一個人影在兩棵樹之間坐著 而太陽一斜下就浮現了兩個人 旺仔在苦苓樹和茄冬樹之間坐下來 斗笠掛在茄冬樹枝上像一個新築的鳥巢 風吹斗笠又似風箏帶著他的頭髮飛揚 他影子被陽光斑點裝扮成一個迷彩裝的小丑 我還記得他在樹下和父親下著暗棋 偶爾爭執遠遠聽到一聲「幹」又沈寂下來 然後他從口袋拿一張紅色百元紙鈔 我父親笑嘻嘻的找還他五十元硬幣 父親逝世一年後一個應是他們下棋的夏午 旺仔喝農藥自殺了…… 殺草劑像乾枯著魔鬼藤與節芒根 從他的喉管胃腸慢慢乾枯著血管 就像三年前國仔拿錯了飲料罐 把和青草茶顏色一樣的殺草劑一飲而盡 那時旺仔一邊笑一邊哭一邊罵國仔憨啊 如今換他的親友一邊哭一邊罵他怎麼那麼憨啊 那是2002年夏天我不能忘記的一年 加入WTO後一年我父親去了還留下200萬債務 而旺仔除了欠我父親10萬還欠農會150萬 我父親知道旺仔為什麼突然自殺 彷彿到監獄探監一樣 我記得小時候被母親帶著到牢房探望父親 而這次應該是父親來探望旺仔後旺仔才跟他去 還是旺仔提早要去探望父親並解釋為什麼未還他錢 他倆已經還清了這一世的業債 我彷彿看見他倆蹲在兩棵菩堤樹之間 一面下棋一面等待著一輛白牛車 載著他倆又往一個地方去下田插秧 〈下棋與下田〉,《聯合報‧聯合副刊》,2006年7月。
回上一頁
台北市文化局標誌

Copyright © 2016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 版權所有|版權聲明
電話:02-27208889 信箱:tpocl.mail@gmail.com 
地址:11008 臺北市信義區市府路一號四樓東北區

.總瀏覽人數:3981243
.更新日期:2018-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