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作家的聲音

〈航行者〉、〈海峽〉
YouTube 影片:
汪啟疆 - 2011
汪啟疆 〈航行者〉 航行者 始終不肯改變姿勢 仰躺的人 細細吃著風雨和海岸 吃所有海鷗和鴿子 吃伙伴們喊叫 吃夢,吃伸展的、浮動的 骨骸肌肉裏的生氣 吃水花內的皺紋 抹嘴,傾聽並且搓揉 心和聲音相互搏擊的浪沫 太陽在航泊日記走過的一條汗線 吃蒲公英、月亮、和美麗的魚 吞下豎直的桅桿 和桅桿後面的雲 一同幌移 一同蠕動 吃著航行 吃波浪的舌尖和牙齒 吃女子頭髮和壓下的面頰 吃群山脊線裸臥的鳥翅與韻律 吃著飢餓,和土地找不到的愛慾 吃,走出港口一如跨越家門 扯出天空鋪桌面的餐巾 吃放恣在顛跛內呼吸的鰓和鰭 吃窗和窗簾的記憶 吃口腔和舌的 纏綿口涎 天空 即使傾倒也要再扶正 吃站不穩的藍墨水瓶 癢得耗損無數滴精液的日子 喜歡逗弄剝盡一切浸在馬林液深處 陌生又熟悉的自己映像 思想 鹹得不能閱讀但每一頁都寫實 一片波濤跳起又復沉寂 將前額垂向舷外 在最接近水的距離 單獨吃完倒影的心事 一如禱告後具有的翅膀 一如 完成沐浴 吃著他自己 〈航行者〉,《人魚海岸》,九歌出版社,2000年1月。 〈海峽〉 1 深墨海峽遠遠一盏盏路燈 風和濤聲都有巨大的戰慄 我們薄得剩下影子 2 沙漠上哀傷風化的人面獅身啊 被某個故事記憶呼喚 海洋裏人面鳥身的歌瑟們唱歌 闇濤更加黑暗了 3 天體被船帶了在走,天空 巨大網罟巨大時間巨大海洋 每艘船在牽曳各自的馱負 舷燈內若眾人都剩下影子 就沒有美醜祇有體態,海峽 黑色尊貴深邃……闇的 薛西弗斯推動著巨石 4 海峽啊,你年輕軀體清新溫熱 會不會感知我已衰老和腐敗的氣息 當我們接觸,如常的輕擁一刻時 你會否感知如我所覺的差異 5 一艘遠遠的船燈竟 是身體裏的燐火 一些遠遠交錯,各別走離 總覺得每艘船 都宿了一個我 祇差面目不同 但心跳一致 6 記憶和哀傷的存在 是專屬於人的連繫價值,一天真好 巨大迴響由落日帶來 太陽泊在血肉中說一天真好 海洋成了睡眠的深色,一切都睡眠了 一切都睡眠了嗎,一切都將要睡眠了…… 7 一切還沒睡眠 祇是我睡眠了 一天真好的聲音留在我內裏 走多久?又走多遠? 我死後閉起的眼睛一定會因為 裏頭有一直凝望的種子而再度睜開 8 妻子在舷外面叫我,海峽啊 那是月亮,只要打開艙門 站上甲板,全都是赤裸裸的哀傷 〈海峽〉,《哀慟有時,跳舞有時》,春暉出版社,2011年2月。
回上一頁
台北市文化局標誌

Copyright © 2016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 版權所有|版權聲明
電話:02-27208889 信箱:tpocl.mail@gmail.com 
地址:11008 臺北市信義區市府路一號四樓東北區

.總瀏覽人數:3981243
.更新日期:2018-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