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文學史的璀璨時刻
早落的彗星

 

                                                                                                                                                                    
moving

                                                                                                                                                                                                                                                                      
time02      1942年元旦,呂赫若來到東京快二年了,回想當初不熱衷於為人師表,於是辭去教職之後,即遠赴東京學習聲樂,後來也順利進入「東京寶塚劇團」演劇部。就在新年第一天,呂赫若在日記寫下自己的心願:

二十九歲。
舊曆十一月十五日。
從事文學艱苦奮鬥第九年。
一、要多創作。
二、戲劇。
三、發現美的事物。
 

                                

午後,呂赫若翻著德國作家赫曼‧赫塞在27歲就寫下的《鄉愁》,他彷彿想起來這裡的目的,不就是一條追尋自我的道路,怎麼會如此孤單寂寞。

                                

      這樣的念頭縈繞不去,幾天後,他便加緊將去年八月以來停停寫寫的小說〈財子壽〉脫稿,然後準備構思下一篇小說。身在異地,為了追尋理想,呂赫若連親妹妹的婚禮都不能回去參加,只能遙寄祝福。

                                

      又隔了幾日,劇團老闆突然想要用歌劇《卡門》的詠嘆調來做課題曲,呂赫若開始忙碌這齣歌劇的排練工作,也打算抄寫樂譜來練習。在戲劇的創作與彩排演出之間,他曾認真想過,應該要以劇作家來立身,認為這是「文學與音樂的結合點」,就這樣隨團在各劇場之間奔波。

                                


      不料疲於忙碌之下,呂赫若發了高燒整整一個星期,在病中一度以為要客死異鄉。等到病情好轉後,他領悟沈復寫作《浮生六記》的心情,開始有了返鄉的念頭,認為自己在東京只會把身體弄得更壞,於是振筆疾書,寫了一封滿懷悲壯的信要給好友張文環。這場大病也讓他驚覺自己尚未寫出偉大的作品,甚至滿懷希望在三十歲後能寫出偉大的長篇小說。

                                


      如今已經二十九歲了。

                                

      他想起自己的筆名取為「赫若」,不就想成為像朝鮮的張赫宙那樣的作家,而且是更年輕的張赫宙。

                                
                                



                            
            
                                                                                                                                                                                       
         不久,呂赫若收到《臺灣文學》最新一期雜誌,眼見自己的小說〈財子壽〉,活字鉛印,刊登其上,內心非常激動,想著當初自己如何一點一滴刻劃的痕跡,再回頭檢視這一年多的舞臺生活,實在被迫浪費太多時間去做無謂的事情,倒也懷疑起自身的文學才能,想想是否該回臺灣發展,留在「東寶」也一籌莫展。

         回臺灣,還是留在東京?呂赫若的內心糾纏不已。

                                

        而巫永福與呂赫若的叔叔更適時來信勸他返鄉,讓呂赫若下定決心不再迷戀東京的生活,便向太太雪絨表明心意,該回臺灣了。

                                


        呂赫若一家連日裝箱書籍,打包行李,並請人代購船票。等待船班期間,東京外頭的空襲警報依然響著不停,一下傳來攻陷新加坡的消息,一下敵機被高射砲彈擊落,窗外轟隆轟隆,碎片就這樣掉了下

                            
time02-01
            
                

來,呂赫若的心情起起伏伏,惦念臺灣不知有無影響,他的內心祈求能早日平安攜帶妻小返鄉。

        離別的日子終於到來,呂赫若登上甲板,眼前視茫茫的大海,轉身後則是亞洲新文明的代表都會──東京。兩年的歲月轉眼即過,當年飄洋過海來到日本,懷抱的理想到底實現了多少,心中感慨似乎正如眼前的霧浪交疊,混茫一片。想起自己耗時苦讀許多戲劇理論,於劇團之間辛苦奔波,第一次的演出《詩人與農夫》,當時的戲影樂聲彷彿仍在耳目。但歲月的蹉跎,重病的怨苦,赫塞《鄉愁》激起的故土之念,讓呂赫若明瞭這裡不是他的「桃花源」。

                

      船笛鳴響,再見了,東京!台灣的「田園」才是呂赫若的心靈故鄉,他在心中暗自立下心願:「一定要從事文學,這是我活著要走的路。」
 

            
line

 


 

                                                                                                                                                                    
history
¤早慧的批判者
 
                                                                                                                                                                                                                                                                                                                        
      呂赫若(1914-1951),本名呂石堆,出生於臺中豐原潭子粟林村,小地主家庭出身。1928年,十五歲的呂赫若遵父命進入臺中師範學校(今國立臺中教育大學)就讀。在校期間,接受書道老師磯村次笹、國文老師古澤秀雄與音樂老師磯江清的指導,奠定了對文學與音樂的興趣。

      1934年,被分發至新竹州峨嵋公學校擔任教職,因語言不通,後來轉調至南投營盤國小,開始寫作的生涯。1935年首次以「呂赫若」為筆名,發表短篇日文小說〈牛車〉於《文學評論》,年僅二十二歲,卻如此「早慧」,因此轟動文壇,被譽為「文學天才」,尤其對照臺灣新文學之父賴和(1894-1943),要到1925年才正式創作第一篇小說〈鬥鬧熱〉,呂赫若比起同代作家還要來得敏銳早熟,誠如陳映真的觀點認為:「對於以地主──佃農制度為基軸的殖民地台灣的農民,因未曾『意識化』而極度矛盾、困厄的生活中呻吟、淪落和毀滅,表達真摯的同情,並為他們發出強烈控訴,又能避免文學青年難以避免的過剩的感傷、濫情和思想上的僵直和教條主義的作品。無論如何,他的『早慧』確實令人刮目相看。」[1] 。

      呂赫若的〈牛車〉,背景是一九三○年代的臺灣農村,當時農業社會面臨轉型,遭受現代機械文明的巨輪輾壓,反映了無田勞動者掙扎卻無可逃脫的命運,現代化的謀生工具取代了傳統工具,牛車運貨生意逐漸被汽車取代,主角楊添丁即使比以前更努力工作,生活卻愈來愈艱苦,從前一天可以輕鬆賺到一圓,如今到處奔坡卻三十錢不到,家中兩個小孩總是處於吃冷飯的饑餓狀態。為了存租金佃耕,迫於生活壓力下,連妻子阿梅也被迫賣身,不料楊添丁竟在牛車上打了瞌睡,而被「大人」罰金二圓。更由於付不出罰緩,妻子無法援助,楊添丁最後摸黑偷鵝,準備扛去市場變賣,而被「大人」再度逮捕。
 
      呂赫若在〈牛車〉中具體批判了殖民現代化的衝突,以及臺灣落後的封建意識,「自行車與載貨兩輪車從後面拚命追過遲緩的牛車」、「不只是牛車。從清朝時代就有的東西,在這種日本天年,一切都是無用的」。小說還描寫日本人在路旁立著石標上寫著:「道路中央禁止牛車通行」,被剝奪道路的自由,「牛車」顯然象徵了臺灣作為被殖民者的化身。呂赫若在小說中更聚焦在「家庭」的衝突,尤其突顯女性角色的性格,例如楊添丁在妻子阿梅眼中,像個「窩囊的男奴」,更隱喻封建父權的病態。
 
      1936年,呂赫若的〈牛車〉,與楊逵的〈新聞配達伕〉(〈送報伕〉)、楊華的〈薄命〉,同被選入由中國作家胡風編譯的《山靈─朝鮮臺灣短篇集》(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是日治時期第一次被介紹到中國的臺灣小說。
            
                
                    
                        
                        
                            

[1] 陳映真〈激越的青春──論呂赫若的小說〈牛車〉和〈暴風雨的故事〉〉,收入陳映真等著:《呂赫若小說研究》(臺北:聯合文學,),頁296。

                            
                            


                        
                    
                
            

 


 

                                                                                                      
¤  皇民化文學時期

      中日戰爭期間,日本當局加緊推動「皇民化運動」,由臺灣總督小林躋造下令禁止漢文,壓制漢文刊物,獎勵穿「國民服」(日式和服),推動所謂「國語家庭」(國語の家),更改姓氏運動(改用日本姓氏),1941年並設立皇民化運動的指揮中樞「皇民奉公會」,以達成建立「大東亞共榮圈」的目標。

      皇民化時期仍有兩個文學集團持續活動,其一是以日本作家西川滿、濱田隼雄、池田敏雄及臺灣作家邱永漢、黃得時、龍瑛宗為中心的《文藝臺灣》集團,主要受《臺灣日日新報》與《臺灣新民報》二個文藝團體的支持,而組成「臺灣文藝家協會」,後來重組為「文藝臺灣社」。

      另一則是呂赫若加入的文學陣營,以張文環為中心,成員有呂赫若、吳新榮等臺灣作家,以及日本作家中山侑、名和榮一、劫口軺子等為主的《臺灣文學》集團,於1941年創刊。

                                                                                                                                                                                       
time02-02      1942年,呂赫若返臺,加入張文環創辦的《臺灣文學》雜誌,並擔任《興南新聞》記者。在這一年寫下了〈財子壽〉、〈廟庭〉、〈鄰居〉與〈風水〉這四篇小說。其中〈財子壽〉獲得第一屆「台灣文學賞」。這篇小說批判臺灣舊家族制度,描寫保正周海文居住在「福壽堂」這座大宅院,自上一代分家後,使得這座屋宅人少,十分冷清,絲毫不見福壽綿延的跡象。妻子過世後,周海文卻只想著多拿些保險金而高興。後來娶了繼室玉梅,然而多年前周海文拋棄的婢女秋香,在攜子入住之後,極度苛刻玉梅,導致玉梅生產後沒有好好休養而精神失常,最後還被送去「州立精神療養院」。小說名為「財子壽」,意即「多財」、「多子」與「多福壽」,卻諷刺周海文吝嗇、好色與殘忍的個性,反而演變為悲劇的命運。
 

                    林至潔認為,此時的呂赫若已達到了創作的高峰,「他掌握到寫實主義的精髓,經過藝術設計,透過典型人物深入複雜錯綜的人際關係,進而藉由人物心理變化,提出對生命的反省、對社會的批判。」[2]

      身處皇民化運動時期,呂赫若徘徊在「實在」與「空想」之間,希望能夠尋找自我。小說〈清秋〉的主題,便描寫一位返鄉準備開業的醫生謝耀勳,在當時「南進政策」下,多數人志願「到南方去」,「找出新生之路」,他卻反而留在家鄉服務。可說是以含蓄影射的手法,對皇民化運動的抵抗。

      1944-1945年間,呂赫若寫出〈山川草木〉與〈風頭水尾〉被視為響應皇民化政策的小說,但同時也隱含了反抗精神。〈山川草木〉的富家女寶蓮,遠赴日本修習音樂,想成為臺灣的「崔承喜」(朝鮮的女藝術家),卻因家中變故而返臺。後來父親離世,分配財產又爭不過繼母,寶蓮被迫放棄學業,攜帶弟妹遷居山村,開始務農的生活,寶蓮考慮的是「做事的方法,生存的方法」,表面上寶蓮的認命,又呼應皇民化的增產政策,實際投入大自然生活,更寓有積極堅忍的精神。而〈風頭水尾〉是決戰時期呂赫若被派赴臺中州謝慶農場參觀所寫成的一篇小說,為了歌頌日本對臺灣西海岸貧瘠土地開墾的功績,小說描寫徐華夫婦來到風頭水尾的惡地開墾,刻劃他們與惡劣環境搏鬥的精神。

      在戰爭時期,呂赫若小說中回歸土地的意涵,隱含了他所要表達個人抉擇的取捨,然而呂赫若對整個皇民化運動的反思,其反皇民與反聖戰的立場,要等到戰爭結束日本投降之後,陸續用中文寫下〈改姓名〉、〈一個獎〉、〈月光光〉與〈冬夜〉四篇小說,才可明顯看出他的批判精神,尤其〈冬夜〉更隱喻了當時臺灣社會現實動盪的命運。

                
                    

[2] 林至潔:〈期待復活—再現呂赫若的文學生命〉,收入呂赫若著,林至潔譯:《呂赫若小說全集》(臺北:聯合文學出版社,1995年),頁19。

                
                 

 


 

                                                                       
¤厚生演劇會
 
                                                                                                                                                          
      日治初期臺灣新劇的發展,代表人物有張維賢與臺灣文化協會的新劇活動為主,「從事演劇運動的各地方劇團,大致可分為兩類,其一可稱為『藝術派』,這一派以台北星光劇團為代表,是以追求藝術的熱情從事有組織、有理想的運動,態度相當認真。另一類即以宣傳諷刺為中心的所謂『文化劇』,也可以稱為『宣傳派』。他們所演的劇情大都含有諷刺社會制度或激發民族意識的作用,各地文協會員所排演的大概屬此一類,因為是文化協會的人主辦的,所以就叫做『文化劇』。警察當局對之甚為重視。」 [3]

      而呂赫若對臺灣新劇發展的貢獻,除了1940-1942年移居日本東京期間有從事劇場活動外,1942年五月,呂赫若返臺,不久就曾至豐原大舞臺觀看新劇,他在日記上批評當時「所謂新劇」:「令人錯愕。極端不自然的演出,好像兒童的學習成果發表會。那竟然是成人演的戲劇,令人困惑。最重要的是要有好的劇本,然後是導演,還有演員的訓練。」之後在《興南新聞》也發表一篇文章〈新劇と新派〉,抨擊臺灣的商業劇團「沒有必然性,毫無道理的事件發展、感情與心理變化。」又在〈劇評阿里山雙葉會公演〉一文主張:「臺灣戲劇與其靠現在的職業劇團,不如推廣青年劇」

      後來,呂赫若進入「臺灣興行統制會社」編輯部任職,創作不少劇本,負責新劇推廣業務。臺北大稻埕富商謝火爐與友人曾發起籌組「臺灣新劇株式會社」,併入當時許多的小劇團,就延請呂赫若擔任文藝部長。

      以皇民化時期的劇團而言,日本為加強皇民精神,臺灣傳統劇團被迫解散,1942年成立「臺灣演劇協會」,統一指導與管制臺灣島內劇團,所有劇本必須經過此單位的檢閱核可,另外也成立「演劇挺身隊」,且用臺語演出,目的在宣揚日本帝國主義或宣導政策。在此一背景下,臺灣本土的劇團中,又以「厚生演劇研究會」最具民族意識。

      1943年4月29日成立的「厚生演劇研究會」,主要成員包括呂赫若、王井泉、張文環、林搏秋、呂泉生、楊三郎等人,結合臺灣戲劇、音樂、文學與美術界菁英,成員以北部等地的有志青年為主。同年9月3日,「厚生演劇研究會」在臺北大稻埕的永樂座公演改編自張文環小說《閹雞》的新劇,盛況空前,引發熱烈的迴響。更因為配合劇情而演唱多首遭禁唱的臺灣民謠,如〈一隻鳥仔哮啾啾〉、〈丟丟銅仔〉等曲目,次日就遭「臺灣演劇協會」下令禁演。

                                
                                    

[3] 葉榮鐘等著:《台灣民族運動史》(臺北:自立晚報社,1971年),頁318。

                                
                                
            

 


 

                                                                                                      
      家族、鄉土、寫實文學

                                                                                                                                                                                       
time02-03      據林瑞明的研究指出,呂赫若小說以「家」為基地,逐漸擴散為「家族」,而凝視台灣封建家族內部腐化的情形。[4] 呂赫若描繪家族的崩毀與重建,可從〈暴風雨的故事〉與〈牛車〉看出其特質。其作品一方面是日治時期臺灣寫實文學的延續,例如從賴和、楊守愚一脈下來的寫實風格。另一方面,他的小說又充滿對「鄉土」的關懷,例如〈暴風雨的故事〉、〈石榴〉這幾篇小說,對依附在這片土地上的底層人民的描繪。誠如葉石濤認為:「呂赫若是很徹頭徹尾的寫實主義者,他描寫殖民統治下台灣家庭的各種變遷,他刻劃封建性大家庭下的頹廢和拮抗,記錄了大家族制度的興起和衰亡。」[5]


 
            
                


     而呂赫若的小說既與家庭相關,人物塑造又多以「女性」處境為主題,如早期的〈婚約奇譚〉、〈前途手記〉與〈女人的命運〉三篇,留日期間的〈臺灣女性〉系列小說,返臺後則有〈廟庭〉與〈月夜〉。除此之外,呂赫若小說中不少女性的遭遇,其實暗合了「殖民地」與「女性」的關係,陳芳明曾指出呂赫若小說中的女性,大約只有兩種出路;「一是選擇死亡,一是選擇流亡。這種自我放逐的精神,固然是在反映台灣女性的難以找到出口。但是很大程度上,似乎是在呈現殖民地知識分子的苦悶。」[6]

                                                                                                                                                                                       
time02-04            綜觀呂赫若的文學生涯,據林至潔的分法,大抵可分四個階段,第一階段(1935-1939)發表第一篇小說到負笈東京止。主要是以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角度來看殖民地及半封建社會的矛盾。到第二階段(1939-1941)留學日本時期,呂赫若受日本作家菊池寬與久米正雄的影響甚深。其創作觀察的聚焦點由農村婦女問題轉移到都市婦女問題。第三階段(1942-1945),呂赫若從日本歸來,正值日本皇民化運動時期,他收斂左翼批判精神,轉而集中於對封建家庭中婦女地位問題的探討。到了第四階段(1946-1947),呂赫若嘗試使用中文創作,一方面批判日本的皇民化運動,一方面對戰後國民黨政策進行嚴厲的抨擊。[7]


 
                
                
[4] 林瑞明:〈呂赫若的「台灣家族史」與寫實風格〉,收入陳映真等著:《呂赫若作品研究──台灣第一才子》,(臺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聯合文學出版社,1997年),頁62。
[5] 葉石濤:《台灣文學史綱》(高雄:春暉出版社,2003年再版),頁64。
[6] 陳芳明:〈殖民地與女性〉,《左翼臺灣:殖民地文學運動史論》(臺北:麥田出版,2007年二版),頁215-216。
[7] 林至潔:〈期待復活—再現呂赫若的文學生命〉,收入《呂赫若小說全集》,頁18-22。
            

 

                                                                                                      
      才子英年

                

      二次戰後,國民政府接收臺灣,呂赫若認為脫離殖民統治以後,可望有自由的未來,便加入三民主義青年團,擔任臺中分團籌備處股長。

       1946年,呂赫若加入《人民導報》擔任記者。該報主要以揭發政府貪污舞弊的新聞為主。該年6月,發生高雄大港村農民抗租事件,呂赫若等人撰寫高雄警察結合地主欺壓佃農的新聞,該日新聞標題便寫:「警察均為地主之走狗,與日人統治時代無異。」新聞過後,報社被迫改組,呂赫若後來退出《人民導報》,與蘇新、王白淵等人創辦《自由報》。

      1947年2月27日,因取締私菸,引起群眾激憤包圍警局,2月28日發生臺北市民的請願示威與罷工罷市的行動,並聚集在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抗議,遭公署衛兵開槍射擊,即「二二八事件」。

      當時擔任《自由報》記者的呂赫若,參與草擬「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的處理大綱。不過陳儀拒絕接受,下令解散「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並派軍隊鎮壓。

      由於對國民政府的失望,呂赫若受當時建中校長,也是「臺灣民主自治同盟」盟員陳文彬的影響,投身政治革命,參與中共地下組織活動,加入左翼行列。

      1947年9月,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成立中國共產黨「基隆中學支部」,隔年創辦《光明報》,並邀呂赫若擔任主編。此時呂赫若思想更偏左傾,甚至變賣家產,開設「大安印刷廠」,印製社會主義理念的宣傳品與共產黨的秘密資料。

      1949年「四六事件」後,國民政府開始逮捕左翼知識分子。5月,臺灣保安司令部發佈全省戒嚴令。到了8月,《光明報》創辦人鍾浩東與同校八位職員,以及十多位臺大學生遭到逮捕,參與《光明報》編輯工作的呂赫若自此展開逃亡行動。

      1950年2月,印刷廠合資的友人蕭坤裕已被保密局特務逮捕,不知情的呂赫若一到蕭家就遭便衣警察扣押盤問,因持本名「呂石堆」的證件,警方不識其人,反讓他逃過一劫。此後行蹤成謎,據傳於1951年在臺北石碇鄉鹿窟武裝基地意外遭毒蛇咬死,但確切的死亡原因不明。呂赫若的遺孀蘇玉蘭曾表示,根據事後出來投案的人說,有人因怕呂出來自首,在山裡頭先槍殺了他,也有人說是被毒蛇咬死,總之都找不到屍體。

      總結呂赫若短暫的文學生涯,從1935年發表〈牛車〉開始,至1947年發表最後一篇小說〈冬夜〉,共留下二十六篇小說。之後對國民政府失望而投身左翼政治運動,棄文從武,不幸英年早逝,享年只有三十八歲,一位早彗的文壇才子就此殞落。遺憾的是身後的手稿及書籍,因家人對政治肅殺的恐懼,而悉數掩埋於家前的荔枝園,僅有一本日記,記錄昭和17-19年(1941-1944),詳實紀錄子女的出生年月日,而保留傳世。

            

 


 

                                                                                                      
      呂赫若與臺灣早期左翼文學的思想與創作

                

      呂赫若的作品顯然深受寫實主義和自然主義的影響,主要題材為反封建反父權、控訴日治時代的社會經濟結構,並探討家庭組織的問題,亦對女性命運有深入的創見。從人道主義出發,呂赫若確實是一個人道的關懷者,具有「左翼文學」的特色。臺灣左翼文學的崛起,往往又依附左翼政治運動而來。據陳芳明的觀點指出:「臺灣左翼文學,不是馬克思主義定義下的美學演出,而是臺灣作家涉獵了社會主義的思想之後,並不受拘於狹義左翼意識形態的羈絆,也並不從事三○年代所說的無產階級或普羅文學的創作。他們突破意識形態的格局,以更實際的入世態度,以更活潑的文學形式,表現臺灣社會被殖民過程中的階級與認同的問題。」

       臺灣早期左翼文學的開創者,可以「賴和」(1894-1943)為代表。賴和,作為臺灣新文學第一位作家,在新舊文學更替之間,以寫實批判的手法,站在維護勞苦大眾的立場,而具有戰鬥抵抗精神。早期作品非常強烈批判日本殖民政府對臺灣社會的剝削與掠奪,如〈鬥鬧熱〉、〈一桿秤仔〉等作,就已呈現對底層人民處境的關懷。後期轉趨內斂,如〈赴了春宴回來〉與〈一個同志的批信〉,則呈顯了知識分子的彷徨掙扎與自我批判。

      陳芳明以賴和作為左翼文學的系譜的開端,早期的奔放抗爭,晚期的內斂退卻,正好反映了臺灣作家在時代轉變中的思潮起伏。 而賴和長期擔任《臺灣民報》文藝欄編輯,積極推展臺灣新文學運動,更被尊稱為「臺灣新文學之父」。

      繼之則有楊逵(1906-1985)與王詩琅(1908-1984)。〈送報伕〉是楊逵的成名作,以其在東京送報的勞動經驗與從事農民運動過程來創作的日文小說。楊逵的思想可說是一個人道的社會主義者,〈送報伕〉主要描寫一位臺籍青年楊君,前往東京謀求發展,不料遭到派報所老闆的欺騙與剝削,在陷於絕境之際,幸得日本青年田中君與伊藤的援助。小說最後寫派報所的員工罷工,爭取到合理的待遇,而乘船返鄉滿懷希望的楊君,凝視著臺灣底春天,充滿底層階級強烈抗爭的社會意識。楊逵重要的作品還有〈泥娃娃〉、〈鵝媽媽出嫁〉與〈春光關不住〉。

      王詩琅在日治時期共發表了五篇小說:〈夜雨〉、〈青春〉、〈沒落〉、〈老婊頭〉與〈十字路〉,其小說明顯呈現了社會關懷,主要描述臺灣女性的悲慘命運,以及描繪從事社會運動受挫的知識分子的心靈圖像,尤其又涉及了左翼政治運動,從另一個角度而言,王詩琅顯然以虛構的筆觸,補足了歷史記錄的缺漏。

      此外,楊華(1906-1936)的詩作經常表現出為現實生活遭到凌虐、壓制的不平之鳴,例如〈女工悲曲〉,就清楚呈現批判資本主義壓榨工人的立場。

      三○年代,「鹽分地帶」文學主要以詩歌為主,傾向「普羅文學」,故具有左翼色彩,帶有濃厚的土地情懷。而「鹽分地帶」最重要的代表人物,首推吳新榮(1907-1967)和郭水潭(1908-1994)。 臺灣早期的左翼文學,不少以女性的境遇來隱喻臺灣悲慘的命運。到了呂赫若的小說創作,更進一步對女性形象的經營,有了企圖抗拒而追求自主的生命經驗。

            

 

回上一頁
台北市文化局標誌

Copyright © 2016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 版權所有|版權聲明
電話:02-27208889 信箱:tpocl.mail@gmail.com 
地址:11008 臺北市信義區市府路一號四樓東北區

.總瀏覽人數:3981243
.更新日期:2018-08-29